新抓码王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社会主义不是乌托邦式的梦想。它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是一种已经在进程中的斗争。布莱恩·琼斯在他三篇文章中的这最后一篇,考察了马克思的革命思想。

  卡尔·马克思通常被当作一个乌托邦式的空想家而遭到非难。在这一点上具有反讽意味的是这样一个事实:马克思恰恰是与空想背道而驰的,他也因此而与早先的社会主义者相区别。

  真正的乌托邦分子,是马克思以前的那些社会主义者。他们梦想着有一个主张平等的社会,并为其拟定了详尽的计划——为工业、教育以及社会生活制定了严格而详尽的蓝图。这些乌托邦分子希望:如果这些计划能够被介绍给富人和有权势的人们,就会使他们相信社会主义的合理性,他们——资产阶级——就会给我们一个主张平等的社会。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在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印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⑴曾引领过一次争取经济平等的游行。其实,这就是现世的乌托邦。

  第一次把社会主义带出迷雾并使其建立在现实世界和科学基础上的,正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他们的出发点不是理想,而是现实:

  “作为我们的出发点的前提,并不是主观随意的产物,不是教条,而是现实的前提,也就是说,理论的抽象只有在具象的思维中才能得以完成。这些前提是:各个现实的个人;他们的活动以及他们得以生存的物质条件,包括他们在现存世界中发现的和由他们自己的活动生产出来的那些物质条件。”⑵

  率先支持工会运动的社会主义者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什么?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率先把社会主义看作是已经在进行中的阶级斗争在逻辑上的 最终结果。

  我们通常受到这样的“教诲”,说是:变革是由为着充满感恩之情的群众的利益而工作的、有见识的、勇敢的少数人创造的。对此,马克思在看法上来了一个180度的“变革”。他写道:“一切先前的历史上的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曰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自觉的、独立的运动。”⑶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这依然是对那种按照通行的方式来设想革命(或设想任一实际的这个意义上的社会变革)的做法的颠覆。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此外,这个“绝大多数人”一开始就被组织了起来,不是被宣讲社会主义的人们组织起来,而是被资本家们组织起来!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宣言》中写道的:

  “随着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它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量。随着机器把劳动的种种差别消灭殆尽,从而使工资几乎到处都降到同样低的水平,因而无产阶级队伍内部的各种不同的利益和生活状况也越来越趋于相等。”⑷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如今,“无产阶级队伍内部的各种不同的利益和生活状况……相等”到令人惊异的程度。在2009年,工资劳动者的生活,其基本特征在全球的各个角落都是大致相同的。现在,资本主义在全球到处蔓延,这就很好解释:为什么你们在全球各地都会看到人们正在组成联合——从尼日利亚到委内瑞拉,从南韩到加拿大。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进而言之,不必劳烦社会主义的布道者们撺掇人们萌生造反的“念头”,资本主义也要逼着人们那样干。

  在布朗克斯( Bronx),当斯特拉·多裸(Stella Doro)工厂的资方,企图取消工人的所有带薪病假,并消减工资的25%的时候,这些制造饼干的工人们开始罢工了⑸。在芝加哥,当共和国门窗厂的业主们于12月企图关闭工厂,并拒绝为工人支付遣散费的时候,工人们占领了工厂。⑹

  这种“绝大多数人”的运动并不是乌托邦式的梦想。它属于现实世界,是已经在进程中斗争的组成部分。从马克思至今,以上这种斗争一直都是社会主义运动的出发点。正如马克思在一封书信中写道的:

  “我们不是以空论家的姿态,仗着一条新原理对世界喝道:真理在这里,向它跪拜吧!我们是从这个世界本身的原理出发为这个世界发展新的原理。我们并不对这个世界说:‘停止你们的斗争吧,那都是愚蠢的’,而是给它一个真正的斗争口号。我们只向世界指明它究竟为什么而斗争;……向这个世界阐明它自身行动的意义。”⑺

  就连小规模的罢工(诸如前面提到的两次)也会有重大的影响。事实上,当业主们 告诉工人们情况将是怎样时,工人们众口一词地回答说“不,这个问题是:应该怎样?”

  谁来决定带薪病假的天数?谁来决定工厂的开业、关闭?谁来决定工时、报酬等等?罢工就像是一场酝酿中的革命,它是向着劳动群众所说的“我们来决定”迈进的第一步。

  在纽约大学,学生们占领了一个餐厅, 抗议不道德的学费比率(其中的一个内容),他们的同学成百地聚集在这座建筑物的外面支持他们,喊着:“谁的学校?我们的学校!”这意味着什么呢?⑻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此外,要是工人阶级在真的一劳永逸地赢得了这场斗争的胜利,又将怎样呢?要是学生和教师接管了学校,又将怎样?要是护士和医生控制了医院又当如何?要是我们——劳动者——控制了所有的工作场所,又将如何?

  如果说,资本主义是资产阶级和国王、王后之间阶级斗争的产物,那么,新的阶级斗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结果,就是社会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这样写道:

  “问题不在于这个或者那个无产阶级,甚或整个无产阶级目前把什么看作自己的目的,问题在于究竟什么是无产阶级,与这种存在相一致,无产阶级在历史上会被逼迫着做些什么事情。它的目的和它的历史作用已由它自己的生活状况以及 如今的资产阶级社会的整个体制明显而无可逆转地预示出来了。”⑼

  那么,被预示出的是什么呢?马克思是在说:一个真正共有的社会,由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预示出来了。汤伯汤伯杞(海瑞两千)译杞(海瑞两千)译

  我们已经在从事集体劳动,如果我们斗争,我们就必须集体起来共同斗争,否则我们就是一盘散沙。马克思指出:工人阶级要取得统治,它能够获得统治唯一方式只能是……你猜对了:集体地进行。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那会是个什么样子呢?马克思和恩格斯(与乌托邦式的梦想家们不同)几乎没有对社会主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做精确地描述,因为这绝不是两个人坐在房间里就可以决定。这里,全部的要点是赞成:“绝大多数”人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改造社会。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我们不必为社会主义的未来去殚精竭虑地制定什么详尽的规划,但如果我们,这些习惯上所称的劳动群众,去管理社会,我们就可以大致设想一些有可能实现的提纲:

  -- 我们可以给人们留有真正的闲暇时间,和朋友、家人一起消磨,旅游、追求其它乐趣。

  1871年,巴黎的工人们接管了这座城市,并对其实施了两个月的管理。他们建立了一个提倡平等的工人们的政府。他们废除了常备军,代之以武装起来的人民。他们选举出了既没有人企业没有额外津贴的代表,只给这些代表支付一个中等熟练工人的工资,而且随时可以撤换。他们为妇女(这是前所未闻的)和一般劳动群众打开了教育的大门。马克思这样描述道:

  “全部教育机构对人民免费开放,同时,排除教会和国家的一切干扰。这样,不仅人人都能受教育,而且也使科学本身从阶级偏见和政府权力强加给它的桎梏中解放出来。”⑽

  人们群众直接参加公社的管理,他们计划在工人掌控下整顿工厂。由于一切都是以满足人们的需要为目的,犯罪在事实上已不复存在。 马克思写道:巴黎的群众“冲入天国(stormed heaven)”⑾,而这个世界的富有阶级在大众的抗议声中哀号:

  “说也奇怪,虽然近60年来出现了大量的关於劳动解放的高调大话和着作,可是只要工人在什麽地方决心由自己来做这件事,那些替以资本和雇佣奴隶为两极的现代社会(地主现在只不过是资本家的驯顺伙伴)说话的喉舌,立刻就出来大唱辩护之歌,仿佛资本主义社会还处在童贞和白璧无瑕的状态,仿佛它的对立还没有发展,它的欺人假象还没有被戳穿,它的丑恶现实还没有被揭露!他们叫喊说,公社想要消灭构成全部文明的基础的所有制!

  是的,先生们,公社是想要消灭那种将多数人的劳动变为少数人的财富的阶级所有制。它是想要剥夺剥夺者。它是想要把现在主要用作奴役和剥削劳动的手段的生产资料、土地和资本完全变成自由的和联合的劳动的工具,从而使个人所有制成为现实。但这是、“不可能的”啊!”⑿

  “工人阶级并没有期望公社做出奇迹。他们不是要凭一纸人民法令去推行什麽现成的乌托邦。他们知道,为了谋求自己的解放,并同时创造出现代社会在本身经济因素作用下不可遏止地向其趋归的那 更高形式,他们必须经过长期的斗争,必须经过一系列将把环境和人都加以改造的历史过程。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麽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由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本身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⒀

  如果你认为资本主义一个彻底腐败的制度,而且我们这个社会是“孕育着”根本变革的可能性;如果你凭某种直觉感知:我们——全世界的劳动人民能够以更好的方式管理事务,那么,你就应该参加社会主义运动,并且为使这一理想成为现实助一臂之力。

  ⑴唐纳德-特朗普:世界驰名的美国纽约的房地产大亨。(亦参见:百度百科、维基百科)

  其他中译文可参见:马克思 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 中文版 1960年12月第一版 第23页;其中译文如下:

  “我们开始要谈的前提并不是任意想出来的,它们不是教条,而是一些只有在想象中才能加以抛开的现实的前提。这是一些现实的个人,是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得到的现成的和由他们自己的活动创造出来的物质生活条件。”

  亦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中文第二版,第66-67页)。其中译文如下:

  “我们开始要谈论的前提,不是任意提出来的,不是教条,而是一些只有在想象中才能撇开的现实前提。这是一些现实的个人,是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已有的和由他们自己的活动创造出来的物质生活条件。”

  其他中译文,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中文第二版,第283页,其中文译文如下: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随着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它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机器使劳动的差别越来越小,使工资几乎到处都降到同样低的水平,因而无产阶级内部的利益、生活状况也越来越趋于一致。”

  ⑸ 2008年8月13日,为了抵抗美国纽约布朗克斯区Stella DOro 饼干公司,本地50强组织的成员进行了罢工。他们二十四小 时在警戒线上罢工,以此来对抗公司的私人股权所有人,以维护他们自己的的工资、福利和尊严。 从金融市场到发放不断上涨的短期收益所带来的压力,促使企业通过重新定义自己的核心业务来提高股息和股价。Stella dOro曾经是卡夫集团属下的一个子公司,此次罢工正好证明了这一破坏性的过程,原因是金融市 场要求公司实现不断提升的短期收益,这一压力迫使公司通过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打造他们所谓的核心业 务,结果就是生产性投资减少、就业机会减少,当中包括出售一些仍然盈利的子公司。有的生产线或部门,被 部分或者整体出售,所有权更迭连连。对于越来越多的工人,这个过程将以向私募基金出售孤儿品牌、生产基 地和服务而告终。Stella DOro,建立于75多年前,是一个全国闻名的焙烤产品的专业制造商。该公司自2006年1月起便 为私募基金Brynwood Partners所拥有。Brynwood是从卡夫手中把Stella DOro买过来的,而卡夫早在2002 年就收购了纳贝斯克食品有限公司。当时,纳贝斯克的母公司还在因为私募基金KKR公司的1988年杠杆 收购而负债累累。这项收购协定造成了几万个职位的流失。纳贝斯克公司的收购案,在《门口的野蛮人》一书 中被记为是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桩杠杆收购案,尽管它已经裁员和关闭工厂,还是没有获得预期的利润。员工还 将继续成为受害者。 纳贝斯克公司于2002年收购了Stella DOro。在当时,这个前家族企业在全美已经拥有3家面包店和575名 员工,年销售额得到6500千万美元。纳贝斯克并没有能够把该企业融入自己的品牌发展当中,最终把它卖给了 卡夫。这是一家类似纳斯贝克的公司。它是带着用高质量的饼干挑战市场竞争者的目标来购买Stella DOro的 。卡夫甚至还在Stella位于伊利诺的工厂投资了新的设备和生产线。然而,在要实现最大股东价值的压力下, 卡夫放弃了之前的投资,从新工厂重新开始,并转卖了Stella剩余的业务。在这个缩减过程之后,Stella DOro只剩下一个工厂以及大约3千万美元的销售额了。在出售了Stella之后,卡夫则宣布季度收入有了23%的增长,并在全球范围内削减了8000个工作岗位。卡夫把部 分在加拿大的业务卖给了两个象加拿大农业食品公司一样运作的私募股权基金,后者对公司进行了大刀阔斧的 精简,把公司抢到手,又转手出售、终结业务或者发包出去。现在这家公司在加拿大已经名存实亡了。 在2006年Stella DOro被收购的时候,Brynwood Partners声明我们非常感激Stella DOro员工队公司的奉献 ,并希望他们在未来继续取得成功。这家私人股权投资公司通过一次外包业务安排把工会组织的分配制度去除 了,并等待着工厂工人们的集体合同期满。 在合同在6月29日期满的时候,私人股权所有人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作为他们的最终价码。该公司坚持,在 雇佣协议为期五年,工资逐渐递减、由员工个人支付的医疗保健费用大幅度增加、大幅度减少带薪病假和带薪 假期、强制加班,并且在所有产品包装上去除工会标签。 Stella DOro直接拒绝考虑他们关于员工的要求以及工会的提议,这样就使得本地50强的成员别无选择, 只有罢工。工会成员每天24小时、每6小时轮一次班,在罢工警戒线上抗议。他们还得到了当地工会、企业和社 区居民的一致支持。在9月1日传统的劳动节庆祝大会上,州政府和地方的政治团体代表都强烈谴责Stella DOro的态度,同时表达了对工会反抗斗争的支持。 至少有两个最大的公务员养老基金--美国加利福尼亚洲公务员养老基金和宾夕法尼亚州退休制度在Brynwood都 有投资。而Brynwood的食品组合里也包括了从雀巢(如今合并为Demets)买来了Turtles and Flipz糖果品牌 、新抓码王!私人标签的酱油以及冷冻比萨饼制造商Richelieu Foods。

  ⑹ 2008年12月5日,美国芝加哥共和国门窗厂宣布关闭,遂有该厂250名工人静坐,得到包括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内的各地人们的声援。该工厂突然宣布关闭的原因,是其主要投资者美国银行,拒绝延长500万美元的信贷额度。尽管美国银行最近收到了来自美国联邦政府的250亿美元紧急援助。工厂拒绝支付拖欠工人的度假费、遣散费和保健福利达160万美元。工人们在得知工厂不愿意与工会和美国银行代表会面谈判,而决定从12月5日起开始静坐抗议。奥巴马在12月7日说:“当芝加哥这里的工人要求其利益和要求获得他们工作的收入而出现了这样的局势,我认为他们是绝对正确的。”12月7日,由民权运动领袖杰克逊领导的全美彩虹促进联盟的装载支援工人斗争食物的卡车。工会和社区积极分子排成长对帮助将食物卸进工厂。杰克逊告诉愤怒的工人们,“光去援助银行,而不去援助工人是错误的”。

  “我们并不向世界说:‘停止斗争吧,你的全部斗争都是无谓之举’,而是给它一个真正的斗争口号。我们只向世界指明它究竟为什么而斗争;而意识则是世界应该具备的东西 ……”

  ——(1843年9月 马克思致卢格的信《摘自“德法年鉴”的书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1956年版417_418)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⑻ 2009年2月18日晚10点开始,美国纽约大学80多名学生从纽约大学的不同校区集结到学校的餐厅。学生们喊着“把纽约大学带回来”(take back NYU)的口号,并用椅子和桌子将餐厅门口赌住。要求增加学校财政状况的透明度。2017香港马会资料大全_2017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开奖结果_2017香港马会资料大全668sm,校方要求学生必须在周五(02/20)凌晨1点之前离开餐厅,否则可能将收到校纪处分。纽约大学方面没有就此事发表观点,只说“学生可以有很多合法的方法表达他们的观点”。这些学生发起此次抗议的目的是要求校方透明化学校预算和捐款,其中包括透明化学校职员的工资和财政资助。抗议的学生还要求学校公布一些投资人、投资公司的名字和投资策略。

  “问题不在于目前某个无产者或者至整个无产阶级把什么看做自己的目的,问题在于究竟什么是无产阶级,无产阶级由于其本身的存在必然在历史上有些什么作为。它的目的和它的历史任务已由它自己的生活状况以及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整个结构最明显地无可辩驳地预示出来了。”

  ——(马克思,《神圣家族》,马恩全集第2卷44-45页 )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一切学校对人民免费开放,完全不受教会和政府的干涉。这样,不但人人都能受到教育,而且科学也摆脱了阶级偏见和政府权力的桎梏。”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二版 第3卷 第56页)

  “就让人们把这些冲入天国的巴黎人同带着兵营、教堂、愚昧土容克制度、特别是市侩气味区举行陈腐化妆舞会的那些德意志普鲁士神圣罗马帝国的天国的奴隶们比较一下吧……”(译文参见:1871年4月12日马克思致路·库格曼《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二版第四卷 第600页,在这个版本里“storming heaven”被译为:“冲天的”)汤伯杞(海瑞两千)译

  ⑿ 译文见:马克思《法兰西内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二版第三卷第59页)

  ⒀ 译文见:马克思《法兰西内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第二版第三卷第60页)

  马克思说过不是社会主义。斯大林才是让社会主义变成的暴君。